Menu

华裔音乐剧演员徐丽东思维方式很西方但能理解中国观众

0 Comments

华裔音乐剧女演员第四次携作品来穗

徐丽东: 我思维方式很西方 但能理解中国观众

她是《西贡小姐》中的Kim;她是《长靴皇后》中的Nicola;她是《变身怪医》中的Lucy;她是《猫》中的Grizabella……本月,音乐剧演员徐丽东第四次来穗,这一次她是《吉屋出租》中“热情奔放,勇敢追爱”的Mimi!羊城晚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徐丽东,听这位当下“倍受瞩目的华裔音乐剧女演员”分享自己的成长经历。

2017年,已有《国王与我》《西贡小姐》等作品傍身的徐丽东,在音乐剧《变身怪医》中文版中饰演酒吧舞女露西,她在中国的事业与名声开始起步。这条路相当符合徐丽东父母的期待:“他们以前跟我说,‘你必须学好普通话,才有机会去国内发展’,现在他们看到我在中国,很开心。”

得到了鼓励的徐丽东,进入初中后,在音乐剧上投入更多精力。得益于欧洲深厚的音乐剧土壤,这个“爱好”最终萌芽生根长成“热爱”:“学校每年都会排一部音乐剧,还会组织我们去伦敦看戏,那时,我真正爱上了音乐剧。”徐丽东把考入荷兰鹿特丹音乐学院当成了目标,为此,她提前一年开始上系统的音乐理论课、视唱练耳……最终顺利入学。

尚在念大学时,徐丽东就获得了出演剧目的机会。不过,她也曾有“两年多甚至更长时间”无戏可演的经历,但“胆子很大心也很大”的她很想得开:“我有去面试角色,没选上,那就去做别的事情,比如主持电视节目,尝试别的事情也很重要。”徐丽东认为认真对待每个角色最为重要:“演员应该从群演开始,虽然主角责任更大,但群演很累很累,有时比主演更累。”

羊城晚报记者 艾修煜

多数在国外成长的华裔会有不同程度的身份焦虑和文化隔离感,但或许是宽严相济的家庭氛围,或许是荷兰多元多族群的社会构成,徐丽东在不同文化语境中的身份切换非常自然:“我好像过着双重生活,在学校里,我就是一个白人女孩;回到家,我就是一个听话的、乖乖的中国女孩。”

不过有网友提前截获油管频道的简介截图,上面出现了疑似频道创建者的道歉:“我向那些因我的直播而被冒犯的人致歉,虽然所有的摄像头都位于公共领域,同时该频道再也不会出现类似的视频内容。最后疑似入侵者还提醒泰国监狱部门“更改标准密码。”

北影表演学院艺考从2018年开始增加四试。31日公布的招生简章显示,2020年北影表演学院艺考仍需要经过初试、复试、三试、四试四次考试,其中四试依旧为面试。

从艺:小学首演第一个女主角

生活:在角色中找自己的影子

在徐丽东看来,《猫》中的“魅力猫”关键词是“受伤的、骄傲的、坚韧的”,《西贡小姐》中的Kim则是“非常坚强、勇敢追求爱”,都和自己有点相像:“我也很坚强,胆子很大。”至于《吉屋出租》中的最新角色Mimi,徐丽东也从中找到了一些自己的影子:“这个剧的有首歌叫《No day but today》,意思是‘活在当下,现在是最重要的’,我本人的想法也是要每天开心。”

其中,颇受关注的表演学院2020年计划招生80人,相比2019年简章增加20人。记者梳理此前报道,北影表演学院艺术类本科计划招生人数已连续两年增加。

虽然从艺并非家传,但这个移民家庭中并不缺少音乐氛围:“我的父母很喜欢音乐,爸爸会拉小提琴,妈妈喜欢唱歌,外婆是音乐老师。”徐妈妈幼时错过了学习钢琴的机会,多年后,为了弥补遗憾,还跟七八岁的徐丽东一起去“补课”:“妈妈和我跟同一位老师学琴,感觉挺奇妙的。”而徐丽东从小就表现出了对歌舞表演的强烈兴趣:“我很小的时候,大概五六岁,就经常听音乐,还拿梳子当话筒,站在镜子前又唱又跳。”

相较于2019年招生简章中的介绍,31日公布的简章增加如下内容——

采访临近结束,面对羊城晚报记者提出的最后一个问题“爱情和自由,哪个更重要?”,一路用干脆爽亮的嗓音回答问题的徐丽东陷入了小小的慌乱。接连感叹了几句“太难了”之后,她才镇定下来,眨了眨眼睛,放低声音,带着些小女生的怯怯又目光坚定:“那可能还是……爱情吧。”

相比2019年,艺术类本科计划招生人数增加了25名。

回归:我可以理解中国的观众

舞台上的角色热烈又多彩,台下的徐丽东却自认是一个“生活非常简单”的人:“工作之外,我希望可以多跟朋友见面聚会。在中国我也交了很多朋友,比如钟丽缇会特地飞来看我演戏……我超爱旅游,日常晚睡,但起床后一定会吃早餐,有时间的话就去健身。”不演出时,徐丽东最大的爱好还是看戏:“我不是工作狂,我只是运气好——我的爱好就是音乐剧,这个爱好成为了我的工作。”

相比于2019年招生简章,戏剧影视文学(创意策划)专业计划招生人数由15人增加至20人,艺术与科技专业计划招生人数由12人增加至16人,戏剧影视美术设计专业计划招生人数由36人增加至45人,新媒体艺术专业与环境设计专业计划招生人数均由12人增加至15人,电影学(电影评论)专业计划招生人数由20人增加至30人,摄影专业计划招生人数由30人增加至33人,广播电视编导专业计划招生人数由30人减少至20人。

作为世界音乐剧经典,《猫》也是大多数中国观众最早知道的西方音乐剧。2019年,距离首演时隔38年,《猫》的英文原版中,首度出现了由华人面孔担纲的主演——荷兰出生长大的80后华裔女演员徐丽东,饰演“魅力猫”Grizabella一角,并独唱剧中的经典名曲《回忆》。《猫》让更多观众认识了徐丽东,也让大家对这位华裔音乐剧女演员的成长之路充满好奇。

北京电影学院2020年艺术类本科、高职招生简章截图

与其他学校的定位不同,职业教育一切为了就业,就业率和就业质量直接关系着学校的品牌质量,比如在山西新华电脑学校,新生入学即签订就业协议,就业培训、职业素质教育贯穿整个学习过程,让学生在走出校园后立刻就有“职业人”的气质,实现毕业即上岗。

此外,2019年北影招生简章曾出现的戏剧影视导演(广告导演)、录音艺术(音乐录音)专业、产品设计专业未出现在2020年招生简章中。未出现在2019年北影招生简章中的作曲与作曲技术理论专业,则出现在2020年招生简章中,计划招生12人。

徐丽东向羊城晚报记者介绍,她的父母都是温州人,和很多中国移民一样,他们在荷兰开中餐馆。从小一到课余时间,徐丽东就回餐馆帮忙:“我的温州话很溜,但普通话是到中国演出之后才学会的。”

徐丽东承认自己是一个思维方式很西方的人,但“中国的观众,我可以理解他们”。至于跨文化带来的最大优势,她认为是在舞台上更自在,“不怕,不害羞,(角色)有什么情绪就要释放出来”。

北影艺术类高职20202年的计划招生人数不变,仍为50人。(完)

在职业教育已经发展得越来越成熟的今天,家长和老师也应该适时转变观念,升高中上大学不是唯一的成才之路,职业技能学校的教学模式和课程设置可能更适合某一部分学生,条条大路通罗马,没有绝对意义上的“差生”,只是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成才之路。如果你在为前途迷茫或是为成绩沮丧,不要让自己走入死胡同,通往成功的道路不止一条,退一步,或许你会发现更适合自己的道路。

记者注意到,在招生简章的院系专业介绍中,表演学院相关介绍明显增加。

成长:妈妈曾和我一起学钢琴

在国外发展的华裔演员不少,但能在经典剧目重头角色担任A角的,还属凤毛麟角。采访中,徐丽东一直用“很幸运”来形容自己:“可能是因为我的坚持!一直学习新东西!”在她看来,华裔演员得到的机会不多,受限于“害羞保守”的性格:“国内有很多音乐剧演员,跟我说‘很想像你一样去国外发展’,我回答‘去呀!’,但他们就是不敢。”

“表演专业坚持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引领,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艺术创作导向,坚持把立德树人作为根本任务,以电影艺术教育为基础,以斯式体系为核心,以现实主义创作为美学原则,突出镜头前表演教学的优势特色,因材施教,为中国电影事业培养思想过硬、专业精湛的表演艺术创作卓越人才。”

北京电影学院2020年艺术类本科、高职招生简章截图

正是看到了传统学校教育的弊端,国家也在近年来大力倡导发展职业教育。相比于普通学校教育,职业学校的专业设置、教学内容更加贴合当下的社会需求,可谓定向培养人才,这就在根本上让就业变得更加容易。

目前徐丽东有三个家:“中国有一个家,另外两个在荷兰和英国,最近待在中国比较多。”尽管一直在各处漂泊,她却鲜少感觉孤独:“我有时候会想家,想爸爸妈妈,这就是唯一感到孤独的时刻。”

小学毕业前,学校要排演一出戏,徐丽东获得了人生第一个音乐剧女主角:“我之前从来没有想过演音乐剧,就当好玩,很认真去演。演出完毕后,很多同学的父母来跟我讲,‘你好棒,你以后必须要去演戏!’”

和绝大多数中国父母一样,徐爸徐妈对徐丽东的要求一度也很严格:“要好好听话,少去参加party,要好好工作。”但父母亦给予她自由的空间:“我学习一般,除了特别喜欢的课,像英语、法语、历史,会很认真去学,其他功课并不好,父母也没有过分强求,他们知道我没有办法把所有时间都放在学习上,我爱音乐。”